爱你为你一生等待的经典语录

2021-02-22 语录大全 【 字体: 】 标签 : 经典语录,一生,等待 浏览量:610万

无言的爱我用一生等待

哥哥,宝宝好想你,你快回来好吗?我们彼此都很相爱,不要放弃好吗?

你知道吗?我老是半夜醒来,做梦会有你,感觉你就在我身边,那样亲切,那样幸福。爱的国度里,颜面不是那么重要,曾经感慨一个女孩为等一个男孩白了头,都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,而今我也做了,做了和那个女孩同样的事,或许她等不到他的男孩是因为彼此不相爱,我相信我会等到你,因为我们彼此都还爱着对方,你在逃避,因为你不知道如何面对我?

我相信你会回来的,我们的爱情没那么脆弱,你骂过我,甚至说的我无地自容,很难听,我依然没放弃你,不是因为恨,而是因为心中还有爱,我依然相信你,纵使那段日子痛切心扉,甚至感觉在我爱的世界里,全是泪。我还是那么的爱你,无言的伤痛无人能懂,说不出的爱没人明白。我依然相信你会回来,因为心中抱着希望,所以觉得一切都有意义,谁都不是比干,不可能没有感情,我们有过属于我们自己的家,很简单,没有很奢侈的娱乐工具,但那里却满满全是爱。很艰辛但很幸福。小小的凳子,桌子,简单的家具和那些小小的东西组成了我们的家。有我们爱的标志。这个家,曾经谁都放弃过,可我们都坚持下来了。没有过不去的堪。

我们经历了那么多,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,我们有了自己的家。不管当初谁错了,都过去了,不会计较了,我们还是很爱对方,我们没有错过,没有到无法挽留的地步,回来好吗?

我们都不要计较从前好吗?你知道吗?我曾经无数次地对着你的相片发呆,我把自己的忧伤埋在心底,把对你的爱,装进漂流瓶里,无数次的抛进海里,希望能瓢到你身边,我知道自己很傻,一次次的满怀希望,一次次的失望。我还是没有放弃。有人捡到了,跟我说:"对不起,我不是你的哥哥"。我让他帮我再抛出去。我的爱无语,不知你何时才能看见?

你跟我说我们的手掌有相同的线,当我们的手合在一起的时候,手心的线可以完全重合。我知道只有你适合我的爱。如果今生无缘,你让我如何相信来生。

爱无言,心无悔。等待不可悲,十年的等待,二十年的守候,余下的时光我只能回忆。

一、如果云知道。

冬日晴好,阳光如同春天般明媚。透过沿街梧桐的满树枯叶和横曳的枝丫,我眯着眼抬头看天,有霾,无云,素日里清爽湛蓝的天空几近浑浊。

有些失落。不是突然感慨起来要去评论我所生活的这个城市的环境好和差,就像天气一样,久雨必有久晴,久晴必有久雨,偶尔的阴霾也必定是其中的变化之一吧。这些怎不能接受?我只是突然想起不久前晓离曾对我说,若颈部酸了疼了,或者不开心了,心情烦闷了,可以抬头看天空,那里,有高远深邃的蓝天,有穿过重重乌云阻隔的阳光,有轻轻飞掠的小鸟,还有袅袅婷婷飘逸着的美丽的云。只是,现在,姑且不提蓝天、阳光和小鸟,云去了哪里呢?不用说是高大的云山,绒毛的积云,即使是有着柔丝般光泽分离散乱的卷云,也躲在了层层阴霾的背后了吗?又或者,日复一日,我早已经在风中渐渐疲惫,无论怎样都找不到一个豁然的出口?

无可否认,人都有心情,好或者坏,高或者低。如同山林里清脆婉转的鸟鸣可以给人薄薄的欢喜一样,偶尔凛冽的眼神也能让人的心瞬间冷却下来。善感也好,多疑也罢,那一刻,情绪变换着,起伏着,仿佛得了强迫症,片刻间有了过分的焦虑,又犹豫又固执,连身边的人也会在那一刹那被感染,想问又不敢问,只疑惑地看着你:怎么了,刚才还好好的?

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长长叹息后突然的神色黯然。

一定可以自我调节的吧,譬如走出门去。像现在,阴霾渐渐散去,阳光突然好得不像话。我走在街上,看人来人往,看车水马龙,有木篱笆新筑,有大红茶花妖娆,风过处,梧桐枯叶簌簌飘落,有些萧瑟,却已经不是死气沉沉,一切好像有了生机。不是吗,当枯叶落尽,当我们等待,不久之后一定是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。

等待。当最后,所有的话题只落入这一个字眼,我是不是可以长长地舒一口气,是不是可以就此遗弃所有的心绪,只在它的面前安然地看时光的仓促和静美?发生了的,开始了的,经历过的,任凭那么多的画面毫无规则地在我的面前揉合在一起,那一刻,心全无凌厉之势,已经开始静笃,我知道,终有一天,我会看到故事的结局。

那时候必定年华已飞逝了吗?留下的,是忘或不忘的往事,和隐藏在心里的繁花不惊。

日影渐稀。冬天就是这样,连白天也短暂了许多,再次抬头时候,我看见天空里有云随风轻飘逸,不时还变换着形状,绵密着,游移着,呵,如果云知道,它是不是会停下来与我一起等待,等待时光苍老?

二、何以爱情。

还能不能相信?关于爱情,当我越来越年长的时候。

先生说,你是想得太多了,还是电视看多了,怎么连话题也开始幼稚起来?我看着他,忍住笑,然后装着用更严肃的口吻问他,你不爱我了吗?他再看我,同时开始上下打量起我来,接着,他微笑,叹气,摇着头不说一句话。

是现实太细碎太纷杂,还是电视太唯美太浪漫,某一时刻,我们竟再也听不见初遇时那些爱的诺言?于是总幻想着自己是主人公,在一个耽美的故事里深深地爱着被爱着,甚至还可以用日渐粗糙的心记下一个个细小而温情的镜头,譬如深夜巷口翘首的等待,俯首时候深情的注视,某个日子里精心策划却又装着很不经意的话语和礼物。笑。我承认有时候我是电视看多了,脑子里也经常回放着一些触动着心扉的情节。但是,如果他真是这么一个人,谁不会等待着也如此这般地被惦记着,被爱着,被捧在手上呢?

从未想过要去评论顾漫的“何以,”当它经久未衰时,我震撼于书中那份近乎固执的深情等待,别说是漫长的七年,现实里,一分钟也能将沧海变成桑田啊!“你转身的一瞬,我萧条的一生,”、“有些伤口会随时间慢慢愈合,有些伤口会在时间中慢慢溃烂,有些等待会变成习惯,有些记忆会相伴一生,”、“你更要知道,我的等待不是执着,而是习惯,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习惯喊你、喜欢你、等待你,那必然是我闭上眼睛,停止呼吸的时刻。”这些句子,这些影像,如此美好,如此温软,读着,想着,怎能不感慨?

叹。如果等待也是爱情的一部分,那么这个过程是酸楚疼痛还是甜蜜温馨?年少时候任性地以为爱就是一切,要等待多久才能知道。有时候爱其实也很微不足道,它没有所谓的永恒,只有在变的心境,柴米油盐的琐碎,鸡毛蒜皮的嘈杂,习惯了,无语了,默契了,薄欢了,一切一切到最后终归了平静,从此死水微澜。

我喜欢这样走着,看着,可以将目光抵达处悉数收入眼底,也可以漫不经心,漠然地,不去理会任何一道风景。街尽处,是灵山江,此刻的江水几近枯竭,江底露出大片大片的块石,堤坝洁净,金属栏杆泛着冬的凛冽。我倚着,眼前有些荒寒,风也刺骨,阳光渐渐隐去。很冷。他不在身边。

若他在,会怎样?会像书里描述的那样拉起我的手,握在他的手心,然后用力地搓着揉着,呼着气,给我他的温暖吗?笑。彼时的烈酒早已经被生活蒸发,之后的日子山长水阔。就这样安然地行走吧,一个人也可以欣然地看岁月沉淀,然后和时光寂寞地赛跑。

偶尔戴上耳机,一遍又一遍地听喜欢的歌,譬如,《何以爱情》。

三、等待,是一生最初的苍老。

走下堤坝。曾经沿坝缝滋长的蔓草色苍如土,矮冬青和黄杨木组合成的图案显得有些杂乱。凛冽的冬里,它们也开始萎枯,又落寞,又凄清,几近荒凉。再往下,木质的台阶,这是我那么喜欢坐的地方啊,临水的,空阔的,我却再也看不见当初我喜欢它时它的光滑和幽亮了。风吹雨打后,阶上的深红漆面已经开始空鼓,开始剥落,连幽绿的苔痕也清晰可辨了,那是岁月的侵蚀,毫不留情,彻彻底底。

再没有旧时模样了。我呆呆地看着,多空寂,仿佛山河岁月里最艳寂的刹那,瞬间已经没有了自己和自己随时爆发的一场金戈铁马的战争,只慢慢地如那年般坐下来,看眼前空无一人,看曾经恣肆浩荡的江水缩起了身子,看风过处,我的脸上,泪潸然。

这一刻,风也收起了它最凛然的呼啸声,全世界是空寂的,眼前的灵山江,水枯,石出,仿若一幅老了的山水画,空洞了,黯淡了,再无它的光泽和美意。日影渐渐散去,我一动不动地坐着,若有等待。

是等待吗?我在等待什么?叹气的时候我看见了自己淡淡的忧伤,仿佛越等待越失望,想着如果带一本书来,坐着看看,该有多好;想着如果有人可以与我同行,只这样坐着说说话,该有多好。木阶上总是我孤坐的影子,那镜头,又寂寞又苍凉。

突然想起《漫长的婚约》,法国年轻女子玛蒂尔德在战争结束时接到了未婚夫死亡讯息的来信,她如何接受这个残酷的消息,她如何去相信他会弃她而去。她毅然踏上千里寻夫的漫漫征途。战争的可怕,岁月的动乱,一次又一次死亡的威胁,伴随她的却是坚定的信念和惊人的力量,她千辛万苦地走在寻找他的路途上。她在等待,等待终有一日,她的爱情,云开,雾散。

那是动荡的年代,任何一场离散和一场寻觅都可以牵扯出一个让人震撼的故事来,更何况AVeryLongEngagement从年少时候便已经开始。整个过程有多恐惧,结尾就有多美好,奇迹总会出现的,是吗?当最后,阳光明媚的下午,玛蒂尔德坐在未婚夫的身边,安静地看着他,这个时候,这个镜头,我能想起什么?我会感叹什么?

时间在丝丝折叠,经年的记忆里闪过老爵士般的温厚和朴实,也闪过少年的清澈与简单,我知道,不是每个等待都有这样的结果,这尘世有坦途亦有险滩,却总会有一个人值得你去等待,也总会有一个人会愿意陪着你去爬山涉水。时光会化繁为简,最后的最后,我们会只携一个人的手,和这个人一起慢慢变老。

叹。笑。天色近晚。我听见耳机里优客李林在深情地唱: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,在每个想念的分秒,刻画你紧紧的眉梢,而忧郁的你就愿意,愿意如此苍老……

勿忘,勿忘,勿忘我一往情深的痴恋。莫念,莫念,莫念我泪影重重的倦颜。不念,不念,不念失陷了的一寸蓝天。穷其一生,与你擦肩。

就像自相矛盾典故里的那个小贩一样,一边说着不念,一边唱着勿忘。早在爱离去的那一天,时光突然驻足不前,黑夜被瞬间拉长,长过白昼的阳光,我的世界刹那休眠。风止,树静,烟雾散尽,幸福成荒。

一、此生,勿忘

舞,跳于你一人看;歌,唱于你一人听;心,只求你一人懂。此生,勿忘。

有一种花开,不是为了结果,只为无悔;有一种果实,没有花期。不求芬芳过程,只求一生善缘,善果。

如果说青春是一场修行,那么爱情,是这场修行中最无悔的相逢;如果说爱情是一场修行,那么我们,已经修得了圆满。

所谓的圆满,是我们都安然的行走这个世界上,拥抱着同一片天空,品尝着同一种思念给予的甜蜜与苦涩,守着各自的幸福,各自安好。还有什么结局是比这更加完美的呢?

爱情是一场焰炼,在爱情里,有人沦落成魔,有人得道升仙,有人支离破碎,也有人更加完整,就像太上老君手中的炼丹炉,要么魂飞湮灭,要么浴火重生。

拥抱着记忆在每一张夜幕来临时惶惶不安,夜的岑寂会让爱的寂寞更寂寞。记忆开始张狂,甜美的,酸涩的,如凌霄花的藤蔓,在夏季里蔓延,蔓延至每一根毛细血管,侵入般的疼痛。嘴角微微上扬,眼角却闪烁着泪光。

亦或是断情绝爱,拥抱着每一个黎明风雨兼程,在清晨的微光里,阳光是生命中唯一温暖。在日日夜夜的行程中修得生命的完整,在荡气回肠的爱情中修得人格的完整,只是,有一份爱,埋在岁月的皱纹里,如生在血肉里的厉刺,再也没有触碰的勇气。

真的想过,用一生温柔地待你,在孜孜不倦的旅程里,在无怨无悔的青春里,我是真的爱过你。那么我也相信,所有的时刻真的就成为了一种无暇的美丽。

在春花荡漾的笑颜里,骑在单车上的爱恋依然开在那段明媚的春日里,在十七岁的雨季里疯狂着,欢笑着,挣扎着,永生着。是的,永生着。永生着的也许只是你唇边那一抹诱人的微笑。

不想沦落为魔,也不愿羽化成仙,只好把记忆层层筛选,痛的,留给岁月,幸福的,种植心田。

我在时光的洪流里,吟唱着那首古老的歌谣。

此生,勿忘!

二、此生,不念

不问前生,不求来世;不希冀,不期盼,不等待;不希望,不失望,不绝望;就此一别,后会无期。此生,莫念。

研墨画思念才发现,早已遗落思念的眉眼,只剩下一张模糊的脸和脸上清晰的泪渍,一颗泪珠清晰如昨,滋养着开在岁月里的那一朵纸玫瑰。

思念是地上那一片片干瘪的花瓣,褐色的容颜失去青春的光泽,生命的迹象在冬季来临之际,凋逝。

某一个深夜里,深深地怀念,又深深地忘记,而这一切,总会在清晨的第一束穿堂而过的阳光中,消散。所有的情绪,仿佛从未存在过,微笑慢慢爬上眼角眉梢。

周而复始的追忆和遗忘中,心已经适应了安静,灵魂也早已习惯了孤单。

不会再有那样的期盼,期盼着某一天,当我打开窗子,初爱就站在阳光盛开的地方,展露他最温暖的笑靥。当我伸出手,却只有匆匆的风儿从指缝流过,丝丝沁凉涌入心田,熄了思念的火焰。

因期盼而等待,等待一种开始或者结束,或许我们等待的只不过是一个答案。在等待中日渐苍老的或许不是容颜,而是苦苦等待着的心。

思念是黑色的吧,如苦咖啡一样的颜色,一样的味道。苦涩的味道弥漫到每一个空气分子中,连呼吸都是苦的。那么,可否让我们把苦涩的微粒经过肺腑层层淘涤,转换成甜蜜的奶昔?

如果有一天,当你问起,有没有忘记你。

这么久的时间让我从何忆起?我也没有必要对一个远去的人儿念念不忘,纵然他有一万个情非得已,我亦不会原谅。我会如此回答你,只因此生,已无缘再续。

爱,走过岁月,止于流年。

此生,莫念。

三、此生,不恋

一世遗弃,生生相错;一生相错,世世不遇;纵然相逢,亦不相识;恨,已然如此。

爱,要在哪里生息?时光可曾等待过我们?那一次擦肩,是一生,是永远。我们都安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却已在彼此的生命中老去。你于我来说,是一缕落在时光里的魂魄,时而幻化成形,时而飘渺如烟。我把这当作是遗忘的前奏,渐渐地模糊的映像,不是遗忘,又是什么呢?

那些过往的甜蜜,忧伤,在我的笔端成痴、成怨、成叹。我把这当作是永恒的执念,仿佛一朵绢花,没有馨香,却也不会枯萎。

离别,被我们演绎得仿佛一场无声电影,有时候也会想,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可能,故事的最后一个画面:我们执手相看,千言万语都苍白,你眼中柔情万千,是爱最后的答案;亦或是“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”即便再短暂的影像也会结局的吧?

然,我回首之际,看到的是你的背影,便以为,在那曲离歌中,只有一个人的眷恋。那一曲离殇,只是没有结局的片段。

即便把爱恨刻进骨子里又能怎样?该忘记的时间自然会帮我们忘记,该失去的时间也不会为我们留下,我相信时间能够解决一切该或者不该的存在。怀揣着一份随遇而安的心情,泅渡那段殇逝的情。

月亮日夜兼程地追逐着太阳,却永生不得相见。那水样娇颜,便也只能独自清欢,独自黯然。岁岁年年,蹉跎着似锦华年。

情,始于初见,终于笔端。

此生,不恋。

四、此生,不见

爱有几重,恨有几重?一重山一重水,一重浮生;一个人一朵梦,一段人生;此生,终不会再见。

遗忘,当一个人连记忆都失去了,那么他,还拥有什么呢?

灵魂一片空白,思绪一片朦胧,如混沌初开的天地,尘土飞扬,黄沙弥漫,没有丝毫生机。

曾经耗尽心力想要忘记的人却怎么也无法忘记,而当我们决定带着记忆一块儿前行的时候,在多年后的某一天某一刻,却再也想不起他的样子。

如愿以偿的遗忘,本该是满心欢喜的,却换来满心满心的悲伤。那是一种被掏空了的痛,越发丰腴的肢体和越发空虚的灵魂,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。

曾经做过这样的梦的,暮色苍茫里,烟雨迷濛里,春花烂漫里,你带着一身的疲倦流浪归来,而我还在初遇的地方等待,幸福从新拉开帷幕。

梦,终南柯一梦,梦醒,一切成空。

山山水水几万重,浮浮生生几万重?一重山水,一重浮生,一朵梦境。一重远于一重,一重重淡去,一重重飞逝。

尘世迷离,何为情?何为爱?人生浮沉,何为痴?何为狂?只此一生,赋予爱情。

爱,你信与不信,我,曾来过。恨,你信与不信,我,要诀别。我的人生,了无遗憾。我的爱情,没有亏欠。

一生不见!一生不恋!一生不念!

一生,与你擦肩。

Spring

春水,千里;春花,飘溢。又是一个春天……同伴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探出脑袋,迫不及待想瞧一瞧奇妙的世界。我贪婪地伸着懒腰,沉浸在朦胧的睡意中。沐浴着暖暖的阳光,我期待着一睹世界的风采,于是我伴着淡淡的清风,蹦出了这个世界,涩涩的青蕴涵着淡淡的香,一直飘过河的源头。

Summer

还恋恋不舍往日的春光,夏日已紧跟在脚后,暖暖的阳光变得刺眼了,百花竟相开放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栀子花的甜香,荷花出淤泥而不染。古木参天,苍翠欲滴;溪水叮叮咚咚地流着。似乎所有的生命都在拼搏,都在努力,我也不甘示弱,拼命地生长生长,由涩涩的青变为幽幽的绿,努力遮住夏日的骄阳,带来一丝清凉。

Autumn

披着一身的金纱,迈着轻盈的脚步,悄悄的进入秋天。这是一个金秋。我既没有夏天时那样冲动,也不像春天时那样娇嫩,只是静静地等待,等待……终于,我默默的等待换回了第一颗果实,接着第二颗,第三颗也降临人世。

Winter

我带着一身金黄逝去了,由先前的残存到最后的无影无踪,转眼间,皑皑白雪,茫茫一片,似乎望不到尽头,却能看到往日的依旧,透过晶莹的雪花,已证明了我存活的价值。

我并不感叹时间的残酷和生命的短暂,因为我曾经拥有,所以没有一丝遗憾。曾经的贪婪,曾经的努力,曾经的硕果,曾经的洁白,谱写了一生的色彩。

阅读全文